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老师的脚奴
老师的脚奴
老师的脚奴

我原本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从小生活贫苦。为了摆脱这种生活,我努力读 书,终于考上了市里的一所重点高中。离开了那个贫穷的地方,来到了这个繁华 的大都市。

这里的繁华让我很不适应,因为我什么都不会,处处都感到很陌生,处处都 遭人白眼。所以我平常很少出门,天天在学校的宿舍里除了读书,就是读书。同 学们看我这样也就不爱理我,渐渐的这种爱搭不理变成了讨厌我,经常欺负我, 这一切让我感到越来越自卑。我只有用功的学习来安慰自己,所以学的还不错, 除了一门——电脑。这种现代化的东西我一点也不懂,上课其他同学在电脑上忙 着做这个那个,而我只能左右看着不知如何下手,经常一不留神,就把注意力移 到了我们老师身上。我们老师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美女,据说正在一所重点大学里 读书,来教我们只是课余打工而已。她不仅长的漂亮,更是一幅魔鬼身材,而且 穿着入时。

对于我这个在穷地方长大的孩子来说,自是把她惊若天人。我从来不敢正眼 看她,总是偷偷的看她的背影,她走路的姿势也是那么迷人,显得那么的高贵。 每次上课,她经过我身旁的时候,我都假装看电脑,而低下头,看她的腿脚。她 的双腿修长,笔直,她的脚纤秀细长,每次看到都让我有一种莫名的冲动。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特别注意女人的脚,觉得那是女人身上最美的地方。 老师的脚最让我感到心动。因为我们学校在电脑房是不许穿鞋入内的,所以每次 都能看到老师那包在透明丝袜里的脚,那种朦胧的美让我几乎控制不住自己。这 天上电脑课也是一样,我一边假装看电脑,一边偷偷看老师的脚,在我心神荡漾 之际,忽然那双脚停在了我的面前,「你在干什么!?」声音冷冷的传来,我心 下一惊,抬头发现老师杏眼圆睁的站在我面前,再一看电脑,由于我乱按,删了 好多程序,电脑已经摊了。我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呆呆的说不出话来。「我问你 话呢!」

老师看我这样更生气了,「站起来!」她的声音更冷了,我吓得身子一颤, 站了起来,头垂得更低了,「说话呀!」老师又问了一次。「我,我」我嗫嚅着 说不出话。老师见我不答她的话,在全班同学面前觉得很下不了台,非常的恼火, 「下课留下!」她摔下一句,就不再理我。我这时已经非常的害怕。平时在她的 面前,见到她高傲的神情,我就感到自卑,这种自卑让我从心底产生了一种对她 的惧怕,而惹她生气更是从来不敢想的事,这时惹恼的她,我更不知该怎样弥补。

下课了,同学陆续都走了,只留下我在教室里,老师坐在前面的电脑桌后, 不理彩我,我慢慢的走过去,站在她身旁,低着头,小声的说:「老师,对不起!」

她并没理我,继续玩她的电脑,我又说了一边,她还没理我,当我第三边说 的时候,她漫不经心的说:「你很有本事啊!让我下不来台!」我一时不知说什 么才好,她又说道:「准备退学吧,我会和校长说你藐视尊长的事的。」我知道 她有这个本事,校长相信她而不会相信我这个穷学生,退学就意味着我这一生完 了,我不愿在穷家乡待一辈子。我不由紧张起来:「老师,我不是有意冒犯您的! 请原谅我这一会吧!」我开始求她,她不为所动,继续做她自己的事。「老师, 我求求您,原谅我吧!」我几乎是哭声了,终于忍不住,慢慢的跪了下来。她开 始很吃惊,没想到几句话就把我说得跪了下来,刚想起身,但很快就平静下来, 椅子一转,面冲我,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我这时脑子象短路一样,乱得很,嘴里 还在一遍一遍的求着她,她听着我求她,似乎想起点什么,问我道:「你真想让 我饶了你?」声音还是冷冰冰的,但却多了一种兴奋。

我连忙说:「是。是,您饶了我吧,让我做什么都行!」「真的?」她问。 我连忙答应「是!」「好。那我就试试你。」她笑着说。这一笑,美得让人不敢 直视,我简直不敢相信她是在对我笑,一时间我觉得就是为她死了也甘愿,这时 我就象被法官额外宽恕的犯人一样,对她感激的五体投地,因为我知道她那一笑 已经是宽恕了我。我情不自禁的把身子伏了下去,想去吻她的脚。但当我看见她 的脚时,我不仅呆了。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见她的脚,肉色丝袜里精致的脚 趾,虽然趾甲上没有涂任何颜色,但却有一种高贵典雅的风格,我不知所措的望 着。这时老师一只脚慢慢的抬了起来,我的心跟着一颤,看着这只脚又慢慢的落 下,落在了我的头上,我没有反抗或躲闪,也不想反抗,更是不敢反抗。

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给我垫会儿脚吧。」老师说着,脚用力踩了下来。 我的头被一直踩到地上,一边脸贴地,一边脸被老师柔软的脚踏着。当她的脚掌 接触我脸的那一瞬间,我仅存的男人的自尊被顷刻间踩得粉碎,我的心情在这一 瞬间竟然平静下来,就好像突然找到了自我一样。老师看我没有反抗,似乎很满 意,把另一只脚也抬了起来,两条腿架了起来,这样她腿部的所有重量就都放在 了踩我的那只脚上,我的脸被紧紧的踩在了地上,动弹不得。老师不在理会我, 自己舒服的靠在皮椅里,打开了粉盒,开始仔细的化上了妆。这样一直过了半个 多小时,我感到半边脸已经被踩的发麻,但又感觉这似乎很正常,甚至有点生自 己的气:给老师垫会儿脚都受不了,真是没用。好在老师并没责怪我。她化完妆, 这才低头看着我,冷冷的说:「怎么样,是不是累了?」「不累,能给老师垫脚 是我的荣幸。」我连忙回答。话说完了,我自己都感到吃惊:我怎么会这么说。 「真的?那让你永远给我垫脚,你不会反对的了!」老师的话不容我说不行,我 也不想说不行。其实在我的心里已经认为给她垫脚,伺候她是应该的。「我愿意 永远伺候您!」我想什么就直说了出来。

老师显然对我的话很满意,「这样的话,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仆人了。永 远不许违背我的意思,明白了吗?」老师严厉的问,声音已经就是主人对仆人说 话的态势。我诚惶诚恐的答应一声:「是。」「起来!给我磕头,说你是我的仆 人。」

老师说着抬脚放开了我。我从她脚下缩回头,重新跪在她面前,毕恭毕敬的 说:「我从今天起就是老师的仆人,一切听老师的命令,决不违抗。」说完,便 磕下头去。老师抬脚挑起我的下巴,看着我说:「以后在学校的时候,你叫我老 师,在外边的时候,叫我丽萍小姐,没人的时候叫我主子,知道吗!?」我回答 知道,接着又重新给丽萍小姐磕头,说:「我希望主子能给我机会,永远留在您 身边伺候您。只要您高兴,您可以天天打我骂我,我都愿意接受。」我这时已经 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说。直到此时,我才发现,我心里是那么的愿意成为女人 的奴隶,永远被女人踩在脚下,才会找到真正的自我。

丽萍小姐听完我的效忠才说:「行了,我的脚奴,别罗嗦了,过来给我揉脚!

刚才踩你,踩得我的脚都酸了。」说着她把脚微微一抬,我会意,一翻身, 由跪姿变成了躺的姿势,仰面躺在她脚踩的地方,任她把脚踏在我身上。我轻轻 的捧起她的一只脚,揉了起来,她闭上眼,享受着我的服侍。我专心的揉着,生 怕一不小心又让她不高兴。丽萍小姐似乎对我揉脚的技术很满意,渐渐兴奋起来, 另一只脚在我脸上不停的揉搓着,好像我的脸是一个脚部按摩器似的。她不停的 用力踩,按,揉搓,我的五官被她无情的践踏着。渐渐的我觉得脸象是被磨破了 一样,逐渐的失去知觉,头在她的脚下来回滚动着。我按摩她另一只脚的手早被 她踢开,她的脚在我的小腹上蹭来蹭去,弄得我五脏六腑都很不舒服,我早已停 止了一切动作,任她肆意的折磨我的身体。不知过了多久,她的丝袜上已满是汗 水,这才停了下来。把脚并放在我的胸口上,笑着对我说:「你真是一个不错的 按摩器,尤其你的脸,踩着特别舒服。」说着,又伸脚踩着我的脸,意犹未尽的 蹭着,像在踩一个足球。

我本已被踩得迷迷糊糊,听了这话,好像全身又恢复了精神,再听到丽萍小 姐夸我的脸好使,竟然感动的快哭了出来,呜咽着说:「谢谢主子,只有主子不 嫌弃,我天天给主子揉脚。」丽萍小姐笑了笑,顺势把丝袜上的汗水抹到了我的 脸上,脚汗混上香水的味道,让我感到一阵眩晕。我不自禁的说:「求主子,请 让我为您舔去脚上的汗水,行吗?」「舔我的脚!你配吗?」丽萍小姐向我轻蔑 的一笑,「你的嘴这么脏,也不怕污了我的脚!做脚奴的竟然敢向主子要求事, 想死吗?」说着,她生气的在我的肚子上狠狠的跺了一脚。我忍不住惨叫一声。 「不许叫!」丽萍小姐恼怒的在我的肚子上又跺了一脚,我不敢再叫,哀声的求 饶,可丽萍小姐见到我痛苦的表情,却更加兴奋,双脚不停的轮流踹我的身体。 踩完一脚后,就停下来笑着欣赏我痛苦的表情,等我痛苦的感觉过去之后,再踩 下一脚。如此,玩了很久,直到丽萍小姐玩累了,她才停了下来。

我已经不再叫唤,因为我知道丽萍小姐不高兴我叫,到这时,她的残暴已使 我完全屈服在她的淫威之下,我觉得,我天生就是要被她虐待的,她是我的主宰, 我生活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价值就是被她奴役,让她高兴。我的一切都是属于她 的,包括我的生死。此时她踩我取乐,我应该高兴的承受才对。

丽萍小姐才累了,才低头对我说:「明白了吗?奴隶是没有任何权利的。」

我恭敬的回答:「是,脚奴知道错了,谢谢主子教导,让主子费心教导我, 脚奴真是该死。」我觉得我真的是做错了什么。「嗯,知道就好!」刚说到这, 传来了一阵铃声,放学的时间到了。我这才知道,从我跪下那一刻开始到现在已 经两个多小时了。「放学了,从今天起,你要搬出学校宿舍,我会给你安排住处 的。」

丽萍小姐吩咐道。「谢谢主子。」我身子一直被踩着,没法跪下谢恩。「好 了。

去把我的鞋拿来,跟我回去!」丽萍小姐说着抬脚把我踢开。我爬起来,小 跑到鞋柜前,拿出丽萍小姐那双漆黑发亮的高跟鞋,双手捧着,回到丽萍小姐身 边跪好。丽萍小姐正在收拾包,随口吩咐道:「给我穿上!」我伏下身,一支手 轻轻的托起丽萍小姐的脚,另一支手拿起她的鞋给她套在脚上。接着是第二只。 穿完,我刚想把手收回,忽然一痛,手已经被丽萍小姐牢牢地踩住。她刚站起身, 显然是踩住我手以后才发现我的手尚在她脚下没收回来。但她并没有收回脚的意 思,慢慢的整理着衣服,丝毫不理会我已经痛得蜷在她的脚边,默默的呻吟。丽 萍小姐低头看了自己的鞋一眼,似乎对上边那微不足道的一丝尘土很不满意,其 实如果不是象我这样眼睛已贴在她鞋面上是看不出来的。「舔了!」丽萍小姐命 令。

我立刻仔细的开始舔她的高跟鞋,一时偷偷的望了丽萍小姐一眼,她像女王 一样高傲的站着,目视前方,根本无视我的存在。我不敢再看,继续舔着她的鞋。 直到丽萍小姐觉得舔的她差不多满意了,才叫我停下来。「跟我走,脚奴!」说 完,她才把脚从我手上拿开,这时我的手已经摸破皮,流出了血。我爬起来,跟 在丽萍小姐后面走了出去。